慧聪网首页慧聪通信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运营商设备商3G手机iPhone手机CDMA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gogokid被曝大规模裁员 字节跳动的教育野心还跳的起来吗?

http://www.tele.hc360.com2019年04月25日16:09 来源:互联网T|T

    【慧聪通信网】近日,36Kr援引《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称,字节跳动进军教育领域的产品gogokid正在大规模裁员。其实早在4月7日,网友“上条当麻”就曾在脉脉职言发帖表示,头条系gogokid正在裁员,裁员比例可能达70%-80%,少则50%,销售人数从700至800人砍到200人。字节跳动对此进行了否认。

    然而纸包不住火,十几天后gogokid再次被曝出大规模裁员时,字节跳动的回应已经是“基于绩效对团队进行了去肥增瘦,这是业务发展的一部分”,默认了裁员消息属实。从字节跳动回应裁员问题的态度变化来看,gogokid似乎真的遇上了麻烦。所以,从对标VIPKID高调进军教育领域,一路走到大规模裁员,短短一年,gogokid究竟经历了什么?

    gogokid的“短命盛世”

    2018年5月,字节跳动正式推出gogokid,定位在线少儿英语产品,对标VIPKID。上线之初,gogokid就秉着“会在合适的时间发声”的态度,用真金白银开启了声势浩大的全线市场投放。不断赞助各大热门综艺,邀请章子怡做代言,并且在地铁站投放了铺天盖地的宣传海报,与VIPKID线下宣传针锋相对。如此强度的曝光之下,2018年9月10日,gogokid的百度指数达到2018,超过VIPKID,并在12月11日攀升至4694,是迄今为止gogokid的百度指数峰值。

    然而,在广告营销领域持续高光,并未给gogokid带来多少成绩,产品自身受到质疑。2019年3月,凤凰网商业频道有记者对比市面上的少儿在线英语产品,发现gogokid在外教、教材及社会认可方面存疑。不同于VIPKID、51Talk等平台的外教数量在官网有据可查,gogokid的官网上只写了“100%北美优质师资,3%严苛录取率”,对反映师资力量的外教数目语焉不详。

    另一方面,根据公开披露的资料来看,gogokid并未说明使用的具体教材是什么,只是强调使用的是“引进美国教材后又进行自主研发”的教材,与其他机构明确宣传“使用朗文国际、牛津、美国Wonders等教材”的做法大相径庭。

    同时,凤凰网记者发现,与教育部颁发“卓越合作伙伴奖”的VIPKID、牛津大学出版社颁发“最佳合作伙伴奖”的vipjr等在线少儿英语产品相比,gogokid目前并未获得权威机构认可,其教学水平乃至资质都难以令人信服。

    更令广大家长质疑的是,gogokid的负责人张利东没有任何教育行业的经验。资料显示,张利东出生于1979年,2002年9月进入京华时报经济新闻部,负责能源、医药等领域新闻报道,2004年3月份起主要负责报道汽车领域,期间担任京华时报汽车房产部副主任及京华汽车主编,后又任命为京华时报社委副总裁兼广告中心主任。2013年,在今日头条张一鸣的邀请下,张利东成为了他的合伙人和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今日头条的商业化。从张利东的履历上可以看出,其在宣传、推广、营销方面资历颇深,这就不难理解为何gogokid有如此强大的宣传攻势了。然而,教育行业更注重产品的质量而不是广告的曝光度,相比之下,创始人拥有10余年教育经验的VIPKID显然更让消费者信赖。

    不到一年时间,gogokid从高调上线到问题百出,已经渐露颓势。

    教育垂类产品全面溃败

    除了推出gogokid,从2018年年初开始,字节跳动短短一年内,在互联网教育领域四面出击:

    上线内容付费平台好好学习,对标喜马拉雅;

    推出gogokid,对标VIPKID;

    投资AI伪直播教学平台aiKID,拓展下沉市场;

    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并参与投资一起作业,涉足K12领域;

    入股公立学校信息服务商晓羊教育和美国互联网创新大学Miverva;收购锤子科技部分硬件专利权,用于教育领域硬件开发。

    但是,这一切如火如荼的繁荣景象,都在4月22日曝出“gogokid大规模裁员、aiKID已停止运营4个月”的消息之后轰然倒塌。

    中文在线文化教育产业投资基金投资总监沈圣易认为,字节跳动入局教育的逻辑很容易理解:“在线教育企业的通病就是线上的流量获取昂贵,今日头条既然有巨大的流量优势,何不自己来尝试着做教育?他们肯定看到了这里边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针对字节跳动进军教育领域后的困境,相关从业者认为,教育行业有其自身的规律,gogokid固然在流量获取上具备一定的优势,但获客仅仅是教育的一个环节。教研水平、用户体验、产品运营等环节对于教育企业更是重中之重,而这恰恰是gogokid所欠缺的。没有在教育产品的品质上下功夫,单纯依靠营销宣传扩大知名度,即使站在风口上也飞不了多久。就像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曾说:“gogokid的出现无非就是这个市场里多了一个玩家而已。做得好不好,跟你的生死都没啥关系。”

    进军教育背后的焦虑

    2018年10月,字节跳动完成Pre-IPO轮融资。就在该轮融资前五个月,字节跳动先后推出以gogokid为代表的一系列教育类产品,竭力挤进互联网教育这个风口。字节跳动在这个时间点大张旗鼓地进军教育,很难不让人对其背后的真实意图产生怀疑。众所周知,互联网教育行业的独角兽公司VIPKID,曾创下短短4年多时间内融资总额超过8亿美元、估值超过200亿元的业界神话。对标VIPKID推出gogokid的字节跳动,极有可能也想效仿VIPKID,给投资人讲述再下一城的故事,为紧随其后的Pre-IPO轮融资增添比重。

    字节跳动进军教育领域后的所作所为,反映出这家公司对教育行业的认知偏差。从gogokid负责人的选择到运营动作,字节跳动没有表现出深耕的耐心和精力,完全靠流量+营销的常规套路扯虎皮做大旗。现在“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窘境也是意料中事。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内部员工透露“gogokid的用户基数还是很小,品牌认知度也不高”,大规模宣传攻势并没有让品质遭到质疑的gogokid,在互联网教育领域站稳脚跟。

    政策环境对字节跳动的教育野心也产生了限制。随着2018年8月国家对校外培训机构“收费不超过3个月”规定的实施,K12机构无法再卖全年套餐,客单价降低,这直接影响到销售业绩和公司现金流。眼下字节跳动正寻求上市,如果gogokid只能靠烧钱维持,迟早会成为字节跳动的不良资产,断尾求生还是继续守着这块鸡肋,对字节跳动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教育产业不是流量生意。字节跳动妄图借助流量利用宣传手段进入需要精工细作才能形成品质优势的“慢行业”,不到一年就面临裁员、停运的窘境,可以说是必然结局。字节跳动的教育野心,在经历了gogokid裁员事件之后是否还能跳动起来,仍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王彩屏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慧聪TMT

打造广电科技新媒体